网站首页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
您的位置:首页 >> 沫若文化 >> 弘扬沫若文化 >> 正文
  • 怀念八婶张琼华
  • 来源:《郭沫若家世》廖久明主编 | 发布时间:2017-7-17 9:46:06 | 阅读次数:2217
  • 怀念八婶张琼华

    魏庸芳

        随着时光的流逝,琼华八婶离开我们已整整三年了。然而她那修长的身影和慈祥的面容,时时浮现在我的眼前;她那崇高的情操和美好的心灵,久久地留在我的记忆之中……

        在沙湾镇乃至乐山城,几乎人人都知道张琼华是郭沫若的原配夫人。她是封建礼教的牺牲品。她是千千万万中国妇女中的普通一员。

        琼华婶1890年出生于乐山苏稽镇张沟——一个山明水秀,盛产嘉定丝绸的地方。出嫁前一直在家习女红。1912年,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同八叔郭沫若结婚了,当时八叔对这门亲事是非常不满的,所以在新婚后的第五天便离家求学出走了,一走就是二十七个春秋。

        琼华婶和八叔虽是名义上的夫妻,但她从跨进郭家大门的第一天起就立下了“生是郭家的人,死是郭家的鬼”的信念。她把自己生活中的最大不幸深深地埋在心里,把自己的一切自觉地融合到郭氏大家庭中。她恭恭敬敬孝顺公婆,每日早晚必到公婆身前请安问候,公婆生病总是端汤送水,忙个不停。对于一个儿媳所要承担的大小事务,如到厨房操持、做咸菜、备年货、为公婆祝寿乃至家族中男婚女嫁、人来客去等等,琼华婶总是认真地完成,成为四个儿媳中的佼佼者。在众多姑嫂之间,琼华婶总是笑脸相迎,不多言不多语,克已待人,和睦相处了几十年。值得一提的是,琼华刚嫁到郭家时并不识字,当她见到几个妯娌都能识字,有的还能作诗填词时,她也不甘示弱,晚上便一人坐在油灯下学起来,遇有不懂之处就虚心向姑嫂们请教,不久就能认字了,后来竟然能看白话文的书,甚至动手记账了。琼华婶就是这样以自己的一言一行在郭氏家族中赢得了同辈的尊重和祖父祖母的欢心,祖父祖母也把她当亲生女看待,无论走到那里,祖母总要把她带在身边。

        琼华婶是一位平凡的女性,她有一颗洁白无瑕的心。她和八叔相处的日子虽然仅有可数的几日(六十八年中仅在1939年见过两次面),然而她把一个典型的中国旧时妇女对自己丈夫的坚贞不渝的爱深刻地铭刻在心中。在婚后长达六十八年的漫长岁月里,她一直把八叔的照片端正地挂在自己房间的正中,结婚时的家具一件件擦拭得光亮照人,她把八叔幼年时读过的书籍、作业本、毕业证、诗文、文具以及后来寄回家的信、照片等一直珍藏在身边;她把自己对八叔的爱全部倾注到这些珍贵的文物之中,但当有关部门提出要为八叔征集这些文物时,琼华婶又毫不迟疑地全部奉献了出来。我们今天能够见到郭沫若早年的资料,无不感激琼华婶的一片赤诚;《樱花书简》、《郭沫若少年诗稿》的出版,无不凝结着琼华婶的一片衷情。

       1939年,祖父去世,八叔偕同立群婶带着儿子汉英回到沙湾料理丧事,琼华婶以宽阔的胸襟热情地接待他们,主动将自己居住多年的结婚住房让给八叔和立群婶住,自己则搬到另一间小屋子住。对八叔和立群婶的生活更是体贴入微,不时询问有什么不习惯的地方,喜欢吃什么家乡菜。当听说立群婶喜欢吃鲜鱼时,琼华婶总是设法去买,买来一定要亲自动手制作,她见八叔、立群婶吃得满意,自己也高兴得笑了(八叔和立群婶到重庆后好几年都在夸琼华婶烹调手艺好)。她对汉英格外钟爱,经常带着玩耍,有时还将汉英久久地抱在怀中爱抚着……

        祖父的丧事办理完后,八叔、立群婶要离家去重庆了,不曾离过家门的琼华婶坚持要送行到嘉州城。当水上飞机起飞后许久,琼华婶仍然停立在肖公咀望着飞机远去的方向,久久不愿离去。这是琼华婶同八叔的最后一别。

      1963年琼华婶去北京看望阔别多年的八叔,由于国事繁忙,八叔未能同她见面,当八叔身边的工作人员问她有什么要求,并希望她多在北京住些日子时,琼华婶却说:“他(指八叔)太忙了,我不能在这里分他的心。”她只买了一个铝锅、一段灯芯绒和一些小小的纪念品回到乐山,平静地度过了她的余生。

        我同琼华婶相处的数十年生活中,她老人家在后辈们的心中始终是一位慈祥可亲的长者。我爱人郭培谦生下不到一岁,生母就病故了。琼华婶便像慈母般地精心抚育着培谦长达三年之久,直到培谦有了继母为止。因此,琼华婶与培谦有着十分深厚的感情。琼华婶有一个从小失去母亲的侄女,她收养起来并把她抚育成人。刚解放不久,培谦要到乐山县“新乐山报社”任职,琼华婶也就随同我们一道由沙湾迁居到乐山城区土桥街安度晚年,一切生活费均由八叔供给(直到八叔去世)。1955年又迁到婺嫣街,所居住的大小五间房皆由政府免费提供,以后她见自己一人住不了五间房,便让出三间给别人居住。

        琼华婶迁到乐山城居住后,仍然同我们一家保持密切往来,我和培谦及儿女们常去照看她的生活,逢年过节总要接她老人家到家中欢聚一堂,她也十分疼爱我的一群孩子,总要留一些好吃的给孩子们。1962年12月4日培谦因公牺牲,她也十分悲痛,从此,她便同我们相依为命。她的大凡小事,均向我诉说,须向八叔转告的也由我直接联系,直到1978年八叔去世。八叔去世后,我去北京参加了追悼会,会后我向有关领导反映了琼华婶的近况,至此,琼华婶每月的生活费就由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直接汇出。当然,我们一直瞒着琼华婶,不让她知道八叔去世的噩耗。

        琼华婶见我的孩子们大都尚小,工作又十分繁忙,因此她总是主动为孩子们缝缝补补。1968年琼华婶娘家的侄子张玉林转业回乐,同她生活在一起后,她除了协助照看张家的几个孩子外,依旧关心我一群儿女的成长。我的儿女参加工作后,她感到由衷的高兴。儿女结婚了,她拄着拐杖也要赶去祝贺;我的孩子病倒了,她总要带着食品前来探望;当她老人家行动不便时,也要孩子们用自行车推着或者背着,高高兴兴地到我家楼上玩一玩。她老人家卧床不起后,我们常去问候时,她老人家总要吃力地合掌表示谢意。

        琼华婶生活一直节俭,尽管她的生活费每月由八叔供给,政府也处处给予关怀,但她老人家从不提出半点苛求,近八十五岁高龄,生活都一直是自己料理,一身布衣,一年四季总是洗得干干净净,白色袖口总是挽得整整齐齐,就连随手带的手巾总是叠得方方正正,满头银发总是梳理得没有一丝零乱,卧室内外从早到晚总是收拾得有条有理,整洁大方。琼华婶在乐山城居住近三十年,从未与左邻右舍红过脸,从不说三道四,待人和蔼有礼,处事真诚可信。因此,琼华婶在人们眼里是一位处处受到敬重的老人,无论她老人家走到哪里,总有人主动让路或走上前挽扶;物资紧张时须排队购买,她老人家可以破例受到排队人们的自觉的照顾——优先购买。大家都尊称她为——郭沫若太婆。

       1979年6月,乐山举行首届郭沫若学术讨论会,八叔的两个女儿庶英、平英专程赶来参加。会后,庶英、平英特意去看望琼华婶。当庶英、平英拉着她的双手,贴在她身旁呼喊着“妈妈,妈妈”时,琼华婶先是一愣,不知所以,当我向她反复说明这是八叔的大女和幺女在叫您后,她老人家的双眼顿时模糊了,老泪纵横。她抚摸着庶英、平英两姐妹的双手,半天说不出话来,只是连连点头……是呵!从嫁到郭家第一天起到如今,琼华婶已经整整盼了六十七年,经历了六十七年的艰辛,终于盼到有人亲口叫她妈妈了,这是多么的幸福,多么的甜蜜啊!这甜蜜这幸福一直伴随着琼华婶1980年6月九十高寿时离开人世。

        琼华婶去世后,有关部门十分关注,地、市各级政府以及众多亲友、乡邻纷纷送来花圈,还举办了追悼会。

        琼华婶的一生,是平凡的一生,也是充满辛酸的一生,却又是值得我们怀念的一生。


  • [打印]  [关闭]     
  • 上一篇: 八爸给我的题诗
  • 下一篇: 郭沫若与原配夫人张琼华
  • 主办:中共乐山市沙湾区委 乐山市沙湾区人民政府 承办:乐山市沙湾区电子政务办公室

    联系地址:乐山市沙湾区德胜大道95号 联系电话:0833-3441636
    网站标识符:5111110004 蜀ICP备10203014号 川新备06-100040

    川公网安备 51111102000101号